注冊|登錄你好,歡迎來到青春娛樂網!
当前位置:首页 >明星 > 港臺 > 详细内容

吳孟達病重,勾起這群香江兒女的江湖往事

2021-02-24 11:56:49 来源: 编辑: 可樂

  作為老牌演員,吳孟達和許多香港藝人一樣歷經著各種大起大落,最終也在千錘百煉中締造出獨屬于自己的傳奇。

  農歷新年的熱鬧還沒散去,當觀眾還在回味《你好,李煥英》等賀歲片的余韻時,21日卻有港媒報道“達叔”吳孟達病重入院,據其好友田啟文(綽號“田雞”)透露:“吳孟達是在去年底發現自己患上了肝癌,癌細胞已經開始擴散。近日完成了手術,進入化療階段,目前人很虛弱。他不能說話,只能揮揮手”。這著實讓不少人都揪起了心,黃子韜也在微博上留言“希望老師平安無事”,一時間#吳孟達因病入院#、#黃子韜發文為吳孟達祈禱#、#吳孟達罹患肝癌#等相關話題一度沖上熱搜,讓大眾再次想起這個香港老戲骨。

  有吳孟達的地方就有“回憶殺”,這個和周星馳搭檔了十余年的“金牌配角”見證著周星馳從“星仔”變成“星爺”,自己也從“達哥”演成“達叔”,許多人印象中的吳孟達永遠都是富有喜感的“憨大叔”,但卻忽視了早在兩年前他拍攝《流浪地球》時身體就已經欠妥,部分場面甚至是在“一手氧氣瓶一手救心丹”的條件下完成的。田啟文曾講過面對病痛的吳孟達坦言“要走就走吧”,但達叔同樣也有著“趁著還沒死,能演一部是一部”的堅持。

  吳孟達和周星馳

  作為老牌演員,吳孟達和許多香港藝人一樣歷經著各種大起大落,最終也在千錘百煉中締造出獨屬于自己的傳奇。

  從“紅遍省港澳”到“迷失、荒唐、膨脹”

  1980年,香港的大小娛樂八卦雜志上都刊登著一條“爆炸性新聞”:“吳孟達破產”。這一年,吳孟達年僅28歲,娛樂圈還沒多少人尊稱他為“達哥”,在他因欠30萬高利貸被人“追數追到上門”時,曾與他“同穿一條褲”的周潤發和杜琪峰正處于事業的上升期,但二人都對吳孟達失望透頂,發哥只留下一句“你自己執生(解決)”就拒絕了吳孟達的借錢要求,而一向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杜sir更是定斷:“吳孟達爛泥扶不上墻。”

  杜琪峰話雖狠,但并非沒有道理。從1981年起的后四年,被TVB“雪藏”的吳孟達要“重新做人”所歷經的艱辛無人能懂,以至于他坦承“這是一生的烙印”。

  但在跌落谷底之前,吳孟達的“星路”其實算得上順暢。1953年,吳孟達出生于廈門,6歲的時候籍著父親安排以“經濟移民”的身份移居香港。香港自60年代進入經濟繁榮時期,這個“亞洲四小龍”中最自由的港口城市吸引了大量人蜂擁而至。吳孟達初到香港時和一家7口人租住在香港仔漁市場一個十平方米左右的小單位,生活很是拮據,但相比起偷渡來港的香江才子倪匡、樂壇教父羅文等人,吳孟達的起點并不算糟糕。

  到了香港后,吳孟達似乎注定生為演員。和許多年少從藝的演員一樣,吳孟達性格“叛逆”。父親要求他讀書成才,吳孟達偏偏背其道而行之。他不愛看書,卻鐘愛戲劇曲樂和電影,吳孟達天生有著表演欲,也有模仿的天賦。

  1971年,吳孟達瞞著父親報考香港無線藝員第三期培訓班被成功錄取,與他同期的還有周潤發、杜琪峰、鄭少秋等人。懷著一種“有點貪慕虛榮,覺得明星都很有錢”的心態,吳孟達初入培訓班時覺得自己日后會大紅,理由是“考進去以后我覺得所有同學都不如我帥,周潤發也不如我帥。”

  當然,彼時的吳孟達外形條件確實也不差,同期的除了“秋官”鄭少秋在顏值和氣質上無人能匹敵,后來風靡亞洲的“發哥”還是一個又高又黑的“鄉下仔”,杜琪峰也不過是電視圈“小白”。不過也正是同樣“接地氣”的出身環境,吳孟達和周潤發、杜琪峰等人很快就打成一片。周潤發和杜琪峰家離電視城遠,下課晚了吳孟達就在自己的板間和他們“孖鋪”,天南地北無所不談,甚至還試過同穿一條底褲。

  1973年,吳孟達以第五名的成績從訓練班畢業,周潤發僅僅合格。這成了吳孟達對自身演藝實力的信心來源。但其后相當一段時間內,他甚至連“跑龍套”的資格都沒有,只能給燈光師、片工等人打下手,即使得到了小角色也時常因為生硬的演技被噴得狗血淋頭。后來在《喜劇之王》中,吳孟達飾演的場務大罵周星馳飾演的“龍套”尹天仇是“屎,你是一坨屎”的經典場面也是剛出道的吳孟達的真實寫照。

  吳孟達和鄭少秋在《楚留香傳奇》里的劇照

  直到1979年,吳孟達終于守得云開見月明,出演了古龍小說《楚留香傳奇》里的“胡鐵花”,作為男二號與鄭少秋、趙雅芝等人同臺飆戲,劇集一出就“紅遍省港澳”。按達叔自己的話說,那時候的他堪比現在的周杰倫,“出了酒店就一大票女生在等著你”,而同期的周潤發和杜琪峰仍默默無聞。

  吳孟達火了,不過他的“明星夢”卻始終得不到思想傳統的父親認同,在他父親看來,從藝終究是“當戲子”,遠不如讀書有前途。吳孟達的父親可能有一點是看對了,年少氣盛又忽然爆紅讓吳孟達在名利場面前“把持不住”,他甚至一度以為自己就是“胡鐵花”那般“能吃能喝的人物”,用今天的話來說,吳孟達“飄”了。逐漸地,吳孟達的重心變成了魚肉玩樂,不僅沒有把心思放在拍劇上,甚至連自己《歡樂今宵》臺柱的位置也不以為意,最終在風流中欠下巨額高利貸,成為了昔日好友杜琪峰口中的“爛泥”。

  而也正是這個時候,周潤發憑借《上海灘》中的許文強一角爆紅,杜琪峰跟上大導演王天林的路子開展電影事業。所謂十年河東十年河西也不過如此,達叔在《十三邀》中對自己少不更事的教訓總結:“迷失、荒唐、膨脹。”

  從《演員的自我修養》到無冕的“金像影帝”

  香港的獅子山精神講究一種“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堅韌。吳孟達跌至谷底的時候,也動過直接在香港仔住處后的水庫“有一天想不開,跳下去一了百了”的念頭,但最終還是隱忍了下來。既然不能死,那就得想辦法活著。吳孟達曾只身跟討債的人“講數”:“大家都是求財,要么你們現在就干掉我,要么讓我慢慢還。”就這樣,即便已經被TVB雪藏,吳孟達還是盡所能地接戲還債。1981年,在周潤發推薦下吳孟達出演了人生中第一部電影《執法者》,也從原本的主角“胡鐵花”蛻變為配角;1983年杜琪峰幫王天林拍《射雕英雄傳》時還特地給他安排了彭長老一角,這些小角色讓吳孟達的演技得到了歷練,逐漸成為日后的金牌配角。

  這個時期,吳孟達的床頭還放著一本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員的自我修養》,而周星馳后來拍《喜劇之王》時給小人物尹天仇的唯一財產就是這本書。

  吳孟達在1988年時還清了債務,此時他已經36歲。雖然已經洗心革面,但已無法回到十年前憑主角紅到發紫的狀態。但就在這一年,他接了部戲叫《蓋世豪俠》,其中周星馳就演他徒弟。

  周星馳小吳孟達十歲,最初報考第11期無線藝員訓練班還折戟失利,按理說是吳孟達的后輩。但兩人一經相見就倍感心有默契,從此“達哥”和“星仔”就開始了超過十年的合作生涯。盡管吳孟達直言不解外界定義的“無厘頭”,但他和周星馳之間對“無厘頭”影視風格的把握卻是真實獨到的。1989年,他和周星馳為無線拍攝劇集《他來自江湖》,期間他們甚至跑到香港情侶熱戀的場所,裝作一對戀人在觀察生活中找到“無厘頭”的笑點。就是在類似這樣的日常狀態中,“達哥”和“星仔”之家形成了一種其他人難以比肩的默契,正如吳孟達所言:“就像肚子里的一條蟲,他(周星馳)一個眼神,我就知道他想什么,他也懂我。”

  《賭圣》劇照

  90年代的開年對吳孟達獨有意義,這一年劉鎮偉為他和周星馳量身打造的《賭圣》大獲成功,不僅奠定了“達哥+星仔”這對鬼馬搭檔的熒幕地位,還為吳孟達帶來了當年的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提名。但為吳孟達斬獲人生首個也是至今唯一的最佳男配角的卻是另一部風格迥異的影片:《天若有情》。這一年,觀眾不僅看到了一個黃金喜劇組合的成型,同時也發現了吳孟達面面俱到的扎實演技。

  此后,吳孟達接連在《鹿鼎記》、《大話西游》、《九品芝麻官》等叫好又叫座的喜劇電影中出演各種身份、地位不同的配角,周星馳成為了90年代最成功的香港喜劇演員,而“有星爺就有達叔”也成了共識。但“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曾經的“黃金拍檔”在2000年后卻逐漸相同陌路。在2001年《少林足球》完成后,星爺開始籌拍《功夫》,據傳本來已經和達叔對好檔期準備再度攜手,不料因非典延誤,吳孟達就另行簽約了其他劇組,這使得向來對電影安排極為在意的星爺“心存芥蒂”,二人情誼由此生變。

  盡管達叔后來也有善意的回應,但隨著他因身體條件又接連錯失《西游降魔篇》、《美人魚》的拍攝,達叔也坦言已經與成為老板的星爺“似乎老死不相往來”,這著實令人唏噓。但在華語電影史上,這對搭檔依舊是90年代香港喜劇電影中最不能忽視的存在。

  吳孟達和周星馳相輔相成,無論是吳孟達還是周星馳,二人都是靠著對演技和成片的過人要求才能獲得成功。盡管達叔承認自己有許多爛片,但至少他對每一個角色的態度都是認真的,在拍攝《流浪地球》時吳京就曾發微博贊嘆:“跟吳孟達老師對戲,他都不用劇本,把對方的臺詞也背下來了。”

  曾任金像獎主席的陳嘉上評價:“論演出,有誰能跟我說吳孟達不行的?”,直言金像獎欠吳孟達一個影帝。從“達哥”到“達叔”,吳孟達沒有影帝獎項,卻用作品讓觀眾記住了這個無冕的“影帝”。

  《喜劇之王》劇照

  作為香港影視工業濫觴期的演員,懷著“明星夢”投身娛樂圈,經歷了“由紅到衰”的達叔既是一代香港移民追求夢想的寫照,也是香港眾多洗盡鉛華、最終專注于演繹小人物的演員的縮影。如達叔所言,他和星爺的作品那么多,但核心都只是在演不同階層的“好人”,演的是“人生百態”。這樣的演員是可貴的,這種聚焦小人物冷暖、為日常“配角”發聲的香港電影是可貴的,這才是達叔一類演員精神的根本,也是香港電影在華語電影中備受肯定的根本。

关键词:

資訊

鮮娛韓娛娛評社八卦獨家

明星

內地港臺歐美日韓

電視

視訊劇評

電影

影訊影評

音樂

樂訊樂評

67194成在线观看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